樱花岛

厨艺

  ——短篇
——新人,渣笔
正值过节,三家团聚。
  “今天吃什么?”魏无羡抱住蓝忘机问。
  “让哥哥给你们露一手吧?”花城道。
  “弟妹的手艺?也好,试试。”沈清秋摇了摇扇子。
 
  不消片刻,谢怜便将饭端上了桌。
  洛冰河早就饿的难受,见饭上桌,连忙吃了一口,结果第一时间眼泪就下来了,看着谢怜充满希冀的目光,连忙含糊不清的说:“好吃!好吃到哭!”
  魏无羡奇道:“真有那么好吃?”随即也吃了一口,面目狰狞了一阵,魏无羡强忍泪水,满脸微笑的赞道:“好吃,不亏是弟妹!”
  沈清秋看着两人怪异的样子,皱皱眉,也吃了一口,然后泪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,一边默默伸出大拇指,一边用眼神示意魏无羡一定要按住蓝忘机。
  随即便倒下了。
  魏无羡打着哈哈:“哈哈哈哈大哥真是的,把大嫂折腾成这样,昨天晚上没消停吧哈哈哈,看把大嫂累的哈哈哈。”一边说着一边不忘沈清秋的嘱托,把正准备尝菜的蓝忘机死死按住。
  花城这时突然也吃了一口,一边吃一边满脸笑容的评价:“哥哥的厨艺长进了许多。”
  “真的吗?”谢怜惊喜地问。
  花城依旧满脸笑容:“嗯!”

  唯一的幸存者蓝忘机:“???”

追凌

——短篇
——新人,渣笔
金凌最近有些郁闷。
  他和蓝思追吵架了。
  蓝思追这个人,平时脾气温和得不像话,但就是因为这样,一旦生起气来,是极难哄的。
  事情的起因,是金家那些年长的长辈给金凌介绍对象闹的。说是成亲巩固势力,暗地里谁知道打的什么算盘。
  金凌心里已有了蓝思追,自然不肯。
  那些个姑娘们似是不懂什么叫矜持一样,巴巴的缠着金凌。
  金光瑶刚死没多久,若不是云梦江氏家主江澄鼎力相助,金家还不知道会怎样呢。所以他也无法直截了当地拒绝,那些姑娘们又缠得紧,他便只好装出一幅贴心的样子了。
  谁承想,他这装出来的贴心样子刚好被出任务的蓝思追看到了。金凌多次解释无果后,那被压抑了许久的傲气(娇)上来了,转身就走了。
  两人一个心气高,一个早已后悔但不知道该怎么哄回来,于是便冷战了。

  就这么冷战了几日后,蓝思追耐不住了。
  他觉得就这么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。以金凌的性子是不可能主动妥协的,而且金凌先前的确已经跟他解释过了。
  这么想来,倒是他不讲道理了。
  蓝思追叹了口气,去了兰陵金氏。
  得知金凌陪那些姑娘们去了酒楼,蓝思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 
  到了酒楼,蓝思追还没来得及问金凌在哪,便看见几个姑娘们聚在一起,其中一个姑娘抱怨着:“就这么把咱们轰走了,兰陵金氏现在早就不是当年的兰陵金氏了,这金公子的大小姐脾气还是没改啊。”
  蓝思追皱皱眉,强压下心里那股怒气,走向那姑娘,问:“姑娘方才所说的可是金凌金公子?”
  那姑娘看了他一眼:“是。怎么,有事?”
  “姑娘可知金公子在哪?”
  那姑娘也不多问,“楼上左边最里间。”
  “多谢姑娘。”蓝思追作揖。

  蓝思追深吸口气,推开面前的门。
  金凌正在里面喝酒,脸颊微红,抬眼看向蓝思追,皱眉眯眼,一副想看清来人的样子。
  “阿凌?”蓝思追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“蓝思追?”金凌顿了一下,眼泪就控制不住的下来了。
  蓝思追慌了,急忙跑过去,想抱住金凌,却被一把推开。
  “蓝思追你个大混蛋!呜……你以为我想和那些姑娘们在一起吗?呜……现在金家要不是有舅舅扶持还不知道会怎样呢,我怎么可能再像……呜……再像以前一样直截了当的拒绝啊!你还……呜……你还不听我解释!你混蛋呜呜呜呜呜……”金凌断断续续的哭诉着,气都喘不匀了。
  “好了好了,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,阿凌你别哭了。”蓝思追轻轻在金凌唇上点了一下,便将金凌拥入怀中。
  哭着哭着金凌便睡着了,蓝思追轻笑着将金凌背起,一步一步走的极慢。
  “阿凌,我心悦你……”

追凌

——短篇
——甜饼
——新人,渣笔
  金凌觉得,自己的血缘关系可能是个假的。
  他舅舅,江澄,一个实打实的钢铁直男,这绝对错不了。
  可他,偏生随了那给他取字的魏无羡,是个gay!而且,喜欢的也是蓝家人——蓝思追!
  一想到蓝思追,金凌就控制不住的脸红了。
  但是现在,金凌还捉摸不透蓝思追是怎么想的。
  听(魏无羡某次嘲笑蓝忘机)说蓝家人酒量都很差,金凌决定灌醉蓝思追问下他是怎么想的。
 

  “金公子,喝酒不太好吧?”蓝思追边被金凌拉着跑边说。
  “没事没事,出了你们云深不知处了。”金凌毫不在意地挥手。
    到了地方,蓝思追转头看向金凌:“金公子,为何只有一个杯子?”
   “啊……那个啊……”金凌有些词穷,“其实我是想看看你们蓝家人的酒量,就……反正你喝你的,不用管我!”解释到最后,他也不耐烦了,干脆就不解释了。
    蓝思追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,终是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 几杯酒下肚。金凌看蓝思追有些微醉了,试探性地伸出一根手指问道:“蓝愿,这是几?”
    蓝思追表情困惑 ,半响道:“三。”
    看来是真的醉了,金凌想着,深吸了一口气,问:“蓝愿,我于你,是什么存在?”
    蓝思追顿了好久,缓缓道:“金公子于我,自然是朋友。”
    金凌一脸失望,“那如果我对你,有男女之情的喜欢呢?”
  “真的吗?“蓝思追兴奋地涨红了脸,双眼清明,哪有半点醉了的意思?
   “蓝……蓝愿你,你没醉?”金凌一脸震惊。
  “我见金公子的样子,以为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便佯装醉了。”蓝思追道,“金公子,你刚才所说的,可是真的?”
  “我……”金凌犹豫着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   蓝思追突然一把拉住金凌双手,有些紧张地道:“金公子,其实……我心悦你已久了。”
  金凌突然被反表白,一时有些怔愣:“你……你说真的?”
  “我怎会拿这种事开玩笑?”话罢,蓝思追一把扯掉抹额,塞到金凌手中,“由此证我心。”
  “思追……”
   “阿凌……”

  此时的舅舅:“金凌这个兔崽子跑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?”